全国最低价,这些省市太狠了!

作者:九州通基药 时间:2015/4/2

“药价没有最低,只有更低。”药招界近期的举动很好地诠释了这句话。湖南招标风波还未冷却,天津也来插一脚。3月29日,天津发布新政,明确“采集全国各地最低中标药品价格,并以季度为周期实行动态调整,价格调整为全国最低。”“最低”再次成为药企一大噩梦!

事实上,天津并不是第一个提出“最低”的省份。笔者梳理了招标取“最低价”的几个省份。天津:

2015年3月29日,天津市卫计委发布《关于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工作的若干意见》,《意见》的第二条表示:“发挥市药品集中采购平台的作用,采集全国各地最低中标价格,对全市中标价格实行周期性动态调整,以季度为周期,将价格调整为全国最低。医疗机构可按照带量采购、量价挂钩原则,发挥招采合一、批量采购优势,依托市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与供货企业议定价格。凡议定价格低于全市中标价格,则全市医疗机构按照议定价格采购;高于全市中标价格的,则按照全市中标价格执行。”浙江:

2015年3月16日,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发布了《关于2014年浙江省药品集中采购(第二批)产品价格梳理结果的相关通知(三)》,其中明确“…2015年2月28日前以省为单位集中采购的全国最低在线交易价格信息(可不包含广东、福建和军区),全国最低价高于浙江省新价格(降幅)的可不递交。” 这无疑让此前接受价格降幅的药企再次“整个人都不好了”。

如果此前降幅确认出来的价格比全国最低价还要低,那就取最低。这也意味着,此次浙江第二批药品招标,有些药品将产生新的全国最低价。湖南&辽宁:

2015年1月27日、28日,湖南省药品集中采购竞价药品分别进行第一轮、第二轮报价。两轮报价后,湖南省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结果揭晓,整体采购价格大幅下降,11935个议价品种中,最低的降幅为10%左右,最大的降幅低至50%,给药企重磅一击!

而后,2月2日,辽宁省发布《2014年国家基本药物集中采购招标公告》,公告通知该省2014年国家基药集中采购招标工作正式启动,其中,最引人关注的便是“实行价格左右联动,只要各省新出的中标价低于辽宁价格的,将被强行调整。” 辽宁省药品采购领导小组办公室明确表示,价格左右联动“会参考湖南报价”。这对药企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北京:2014年10月17日,北京市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发布的《关于公布2014年北京市药品集中采购中标价格联动产品清单有关事宜的通知》中便明确表示“除低价药品和短缺药品等按照特殊政策进行集中采购的产品外,北京市基本药物集中采购中标品种按照“左右联动、上下衔接”原则,与各省级药品集中采购中标价格和总后卫生部或全军统筹中标价格进行比对,就低拟定建议价格;其他北京市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中标品种按照“同城同价”原则与总后卫生部或全军统筹中标价格进行比对,就低拟定建议价格。”

福建:2014年9月30日,福建省药品集中采购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公布《福 建省2014年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实施方案》,其中明确“同一竞价组药品原则上只选一个基准品,该竞价组的其他药品依据基准品限价,根据《药品差比价规则》按就低原则确定最高限价。

没有基准品限价或与基准品没有差比关系的,取该品规2011年1月1日以来正式公布的全国最近一期省级药品集中采购本企业最低中标价为最高限价。属于议价品种的,取该品规2011年1月1日以来正式公布的全国最近一期省级药品集中采购本企业最低中标价为最高限价。”“每一次”的“最低”都势必会引起一番腥风血雨。有人说,药企要习惯降价常态;也有人说,这只是政府拿药品最低价做政绩,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