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莲居|【古代书法家】明朝——陈淳

作者:桑莲居艺术馆 时间:2015/7/10

来源:书法空间 桑莲居编辑---

陈淳(1483-1544),初名淳,字道复,后以字行,别字复甫,自号白阳山人。长洲人。

  陈淳自幼饱学,对于经学、古文、词章、书法,诗、画,都有相当造诣。陈淳少年作画以元人为法,深受水墨写意的影响。他的写生画,一花半叶,淡墨欹毫,自有疏斜历乱之致。他的有些作品,所画质朴,可以看出受沈周画法的影响, 从他现存作品中即可见风格和用笔,既能放得开,又能收得住。他能诗文,擅书法,尤精绘画。陈淳与徐渭并称白阳、青藤。陈氏少年作画工细,中年后笔法放纵,自立门户。陈淳从师文徵明,在其门下声誉最高。擅长写意花卉,其作品虽表现一花半叶,却淋漓疏爽,深受当时文人士大夫的赞赏;他是继沈周、唐寅之后对水墨写意花鸟画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的画家。陈淳中年以后间作山水,技法学米友仁、高克恭,多以江南风景为题材,手法简练,极具文人生活情趣,文徵明曾微笑着说:“吾道复举业师耳,渠书、画自有门径,非吾徒也。”存世作品有《红梨诗画图》、《山茶水仙图》、《葵石图》、《罨画图》等。其子陈括继承父风、擅花卉。

  他绘山水,效法米友仁、高克恭,水墨淋漓,颇得氤氲之气。他的泼墨之功,往往见于画烟云之中。在写意花卉方面,陈淳独得玄门,笔法挥洒自如,富有疏朗轻健的风姿,用墨设色,则如徐沁所谓“浅色淡墨之痕俱化矣!”王世贞在《州续稿》中说:“胜国(元朝)以来,写花卉者无如吾吴郡,而吴郡自沈启南(周)后,无如陈道确,陆叔平(治)”。近代画家如蒲华、吴昌硕,齐白石等,在诗文题书画中,都对陈淳做出了极高的评价。明万历年间即有人曾评价过陈淳在花卉方面的造诣和声誉都超过了文徵明,成为继沈周之后的吴门大家。明清以来画家,尤其在花鸟画方面,受他的影响很深。他与徐渭齐名,人称“青藤,白阳”。现存的陈淳作品大部分均在博物馆收藏,民间甚少得见。

  书工行草,圆润清媚,率意纵笔,稳健老成,是晚明狂草大家。陈淳作品传世较多,国内几大博物馆多有收藏,流传海外的也不少。

五绝扇面

《五绝扇面》草书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白阳山诗

陈淳《白阳山诗》(局部) 纸本行书 29×393.5cm 天津博物馆藏

此帖圆润清媚,率意纵笔,稳健老成,是陈淳晚年之作。

草书岑参七律立轴

陈淳《草书岑参七律立轴》 纸本 纵181.8厘米 横71.5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释文:鸡鸣紫陌曙光寒,莺啭皇州春色阑。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官。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乾。独有凤凰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右岑嘉州和贾诗,道复书。    

  钤“白阳山人”(白文正方)、“陈氏道復”(白文正方)。

  本轴书法多以中锋运笔,使转圆润,偶有偏锋鉤拒,刚柔互济,书势飞动雄杰,结体疏放恢张,欹侧多姿,颇有米芾书法的意致。儘管本轴未署年款,但根据行笔老练劲挺及“道復”签款形式分析,大抵呈现出陈淳晚年书法风貌。(陶喻之)

草书七言诗轴

陈淳《草书七言诗轴》 纸本 纵154.6厘米 横64.5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望湖亭上好春光,儘许游人醉夕阳。亦欲扁舟垂钓去,竹林留我且徜徉。春日田舍有怀石湖之胜。道復。

  鈐“白阳山中人”(白文正方)。 鑑藏印:“屺瞻墨缘”(朱文正方)、“曾在朱屺瞻家”(朱文正方)。

  此书点画浑厚,笔力老练劲挺,起收之笔以及转折之处皆沉著有力。整篇佈局与气势深得祝允明草书神韵。徐渭曾云“道復花卉豪一世,草书飞动似之”。曾经朱屺瞻收藏。(文金祥)

致东浦书

陈淳《致东浦书》纸本

宋之问秋莲赋

陈淳《宋之问秋莲赋》 纸本 辽宁博物馆藏

陈淳《宋之问秋莲赋》 纸本 辽宁博物馆藏

资料由狄万刚提供

  释文:(前缺:若夫西城秘掖,北禁仙流,见白露之先降,悲红蕖之已秋。昔之菡)萏齐秀,芳敷竞发,君门闭兮九重,兵卫俨兮千列。绿叶青枝,缘沟覆池,映连旗以摇艳,辉长剑兮陆离。疏兮裂,交流兮相沃,四绕兮丹禁,三匝兮承明。晓而望之,若霓裳宛转朝玉京;夕而察之,若霞标灼她虎赤城。既如秦女艳日兮凤鸣,又如洛妃拾翠兮鸿惊,足使瑶草罢色,芳树无情。复道兮诘曲,离宫兮相属,飞阁兮周庐,金铺兮璧除。君之驾兮旖旎,莲之叶兮扶疏,万乘顾兮驻彩骑,六宫喜兮停罗裾。仰仙游而德泽,纵元览而神虚,岂与夫溪涧兮沼,自生兮自死,海圻兮江沱,万里兮烟波。泛汉女,游湘娥,佩鸣玉,戏清涡,中流欲渡兮木兰楫,幽泉一曲兮采莲歌。江南兮岘北,汀洲兮不极,既有芳兮莎城,长无依兮水国。岂知移植天泉,飘香列仙,娇紫台之月露,含玉宇之风烟。杂葩兮照烛,众彩兮相宣,乌翡翠兮舟青翰,树珊瑚兮林碧鲜。夫其生也。春风昼荡,烁日相煎,夭桃尽兮李灭,出大堤兮艳欲然。夫其谢也,秋灰度,金气腾天,宫槐疏兮井桐变,摇寒波兮风飒然。归根息艳兮八九月,乘化无穷兮千万年,越人望兮长已矣,郑女采兮无由缘。何深蒂之能固?何香之独全?别有待制扬雄,悲秋宋玉,夏之来兮玩早红,秋之暮兮悲馀绿。礼盛燕台,人非楚材,雾图兮兰为阁,金银酒兮莲作杯。落英兮徘徊,风转兮衰颓,入黄扉兮洒锦石,萦白苹兮覆绿苔。寒暑茫茫兮代谢,故叶新花兮往来,何秋日之可哀?托芙蓉以为媒。右宋之问秋莲赋。癸卯秋日漫书并作小图于白阳山居之风木堂 道复记。

草书千字文册

陈淳《草书千字文册》纸本 草书 32×16.5cm×17页 嘉靖十七年(1538)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北山堂捐赠)

  释文: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谓语助者,焉哉乎也。 ——嘉靖戊戌春日白阳山人道复复甫书于五湖田舍。

  【资料来源】《中国书法》杂志2014.8

点赞,自得其乐;分享,你我共飨!

怀抱古今而心有天地,桑莲居诚邀您共飨艺术,品味雅致生活。

阅读原文☟ 进入桑莲居微站!